溫州
您當前的位置 : 洞頭網   ->   人文洞頭   ->   文學沙龍 -->正文
今日洞頭
洞頭網視
洞頭圖文
閱讀排行
成為漏網之魚或者空空蕩蕩
2020年11月19日 14:56:30來源:洞頭新聞網
核心提示:

  文/吳逢旭

  英國海洋生物學家卡羅姆·羅伯茨,著有《假如海洋空蕩蕩—一部自我毀滅的人類文明史》一書,于2016年6月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。該書反映了海洋生物歷經千萬年的孕育、繁盛,卻在近百年間遭遇人類瘋狂捕殺的慘狀。羅伯茨在書中呼吁全世界的人們立即行動起來,為保護海洋生物攜手同行。

  2019年4月23日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構建“海洋命運共同體”,更是將海洋環境保護上升為全人類共同的職責。

  那么,我們還是來聽一聽“狗狗”“牛!薄盎ɑā薄皻W歐”這些“漏網之魚”的無聲控訴吧——

  第一章狗母魚的1506年

  更多的族群在日復一日的遷徙與流亡中,成為海上的游魂和孤魂。

  這空蕩蕩的海洋誰是主角?

  走過水底的群山涉過萬川,誰是漏網之魚?

  看,那是有著奇怪獨角的“劍吻鯊”;是可以吞下比自己身體還大的“囊咽魚”;是可以站著呼吸的“狗母魚”。500年前,這些魚就在地球上絕跡了。

  那么,我就是那條死里逃生的“狗母魚”——你可以叫我“狗狗”——越過空蕩蕩的宮殿、競技場和沉船的碎片,“狗狗”要向你述說一個“人丁興旺”的家族被“夷滅”的故事。

  那就從1506年5月20日說起吧。

  這一天,航海家哥倫布在美洲薩爾瓦多登陸。之后,地球上無數的水道、島嶼、航線、碼頭、城鎮、行政區,被冠之以歐洲白人的名字,“狗狗”家人一開始興奮無比地跟著船隊進出港口,試圖取下他們戴在頭上的那頂“花帽子”。

  他們的花帽子,一陣風起,飄到水面!肮饭贰钡募胰艘脖┞读俗约涸幃惖纳眢w——“狗狗”習慣在水面呼吸、嬉戲,因此很容易被“發現者”當成靶子,一刀刀砍殺,或一槍槍擊斃!肮饭贰奔胰说氖,跌進萬丈深淵。

  “狗狗”對滅絕后的水世界仍懷著無限的眷戀。

  蒼天之上,“狗狗”的靈魂與大洋上不斷喪失的生命做最無奈的告別——

  后來,他們的“漁業科學家”發明了“拖網”。漁夫把又長又密的漁網一節節潛入水里,拉上來的當然有魚骨頭。而漁商仍然不滿足于“魚蝦滿倉”的節奏,到了1960年,隨著木船的機械化,走過百年歷史的“拖網”迎來了革命性的躍進。到2010年,歐洲人改造的利用光電技術、遙感衛星、海床掃描的新一代“拖網”,能深入到水下2000米的幽暗之中。

  “拖網”所過之處,寸草不生。

  缺少陽光而成長起來的魚兒,可能要經歷150年到200年才能長成1—2厘米大小,千年“成精”,被“拖網”一網打盡。

  只看到珊瑚礁、草世界和安樂窩被連根拔起。而更多的族群在日復一日的遷徙與流亡中,成為海上的游魂和孤魂。

  萬千生靈面面相覷。

  地獄打開方便之門。

  他們的海底空蕩蕩。

  這是在歐洲。鹿特丹(荷蘭)、漢堡(德國)、安特衛普(比利時)、費利克斯托(英國)、南安普頓(英國)、不萊梅(德國)、波爾多(法國)、熱那亞(意大利),每一座海港城市都是累累魚骨堆積出來的繁榮。他們的城,依然燈火通明。

  他們的海!只看到20世紀以來,地處歐亞核心的內海如地中海、黑海、紅海、波羅的海紛紛成為無魚可捕的“死!。漁業科技的無節制發展,讓無數的海洋生物,在“尚未露出真面目”時,已經從這個地球上永遠的消失了。

  他們的海底為此空蕩蕩。

  僅有的一片水草里,一群龐然大物正在不安地走來。

  第二章海牛的1740年

  成百上千的船隊來到阿拉斯加海域,為的是得到一塊口感不同的牛排。

  我是海牛,吃草的牛,你叫我“牛!卑。

  走過水底的群山涉過萬川,我也是漏網之魚呵。

  當強盜與我們初次相遇,便送來了屠刀。

  厄運始于1740年夏天。

  當年的6月4日,59歲的俄國海盜軍官白令,率領著一批由死囚和冒險家組成的探險船隊,駕駛著“圣彼得號”和“圣保羅號”,由北冰洋向東航行,他們希望找到通往美洲的航線。

  他們的白令!蒼天賦予了他們以極大的運氣。7月初,他們的船隊就發現了阿拉斯加大陸,興奮無比地登上了美洲新大陸。

  阿拉斯加土著人民,聯合起來抵御他們的入侵。白令及其隨從只好躲進森林里。

  一個有月亮的夜晚,他們偶然發現了在海邊集會的我們,也發現了“牛!。

  殺不過土著居民的白令將軍,俯下身來,用刀、用火槍來圍捕我們。還把我們的皮剝下來,把我們的肌肉做成牛排,帶到了歐洲各地。

  他們的牛排!歐洲的貴族們吃到了不一樣的牛肉。這便加快了“牛!贝蠹彝缤龅乃俣。成百上千的船隊來到這片水域,不是為了尋找黃金,而是為了得到一塊口感不同的牛排。

  他們的地標!如今,白領將軍的英名留在了白令海峽。而“牛!贝蠹彝,在他們的視線中僅存活了20年!芭E!钡淖孀孑呡吷钤诤_吽輩仓,從沒有殺戮過其他生物,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由此成為歐洲白人征服美洲之后的第一道佳肴。

  聽說,以后的白令海峽成了地球上最兇險的水道,常年肆虐的颶風和惡浪,吞沒了不少過往的行船與漁人。

  他們的死期為期不遠。

  他們不是為我們而死。

  唯有“帝王蟹”仍在白令海峽張牙舞爪。

  我們的哭聲早就穿透長空,成為夜深人靜的地球,一身嘆息而已。

  第三章黃花魚的1965年

  在整個族群的進化中,黃花魚再也發育不出一對魚珠。如同非洲草原上的大象,為了躲避他們的砍刀,不再生長象牙一樣。

  地球的嘆息之聲,遙遠的東海一定聽得懂、聽得傷心欲絕。

  我是中國東海的黃花魚家族,你就叫我“花花”吧。

  走過水底的群山涉過萬川,我也是“漏網之魚”呵。

  “花花”家人被譽為“水中黃金”,是在瀕危后的今日。

  我們常常在午后的太陽下用“咕咕咕”的叫聲,召喚同伴前來嬉戲、遠游!盎ɑā贝_信,那是一個由“花花”家人主宰中國東海的大時代。

  “花花”及家人之所以能夠發出“咕咕咕”的叫聲,是因為有一對銀白色的魚珠,那是水世界血統高貴的標志。

  高貴的還有一身與中國帝王一樣金貴的黃。

  以及普通人家念念不忘的“年年有魚”。

  他們“年年有魚”,卻給“花花”家人埋下厄運。

  厄運始于1965年前后,閩浙漁民不知是誰帶頭,發明了用木棍敲打船幫叫做“敲罟”討黃魚的作業方式,幾十艘、上百艘漁船結成“聯合艦隊”,鋪天蓋海的敲打之聲,震蕩得“花花”家人——不論老幼皆暈頭轉向,不得不浮出水面看究竟。最后無不喪生于他們的漁網之中。

  他們的船滿載而歸。

  他們賺到了當年的衣食。

  碼頭上、倉庫里,黃花魚堆積如山。一旦遇到陰雨天氣,在缺少冰箱等制冷設備的年代里,“花花”及家人被他們棄之于廁所,成為天底下最污穢的物質之一。

  淪為比死囚更卑賤的“花花”家人,開始了絕地反擊:1970年前后,浙閩沿海,青天白日;突然風卷殘云,12級臺風拔地而起!盎ɑā奔易宓穆┚W之魚們失蹤了,失蹤在“酒旗招展的乾隆皇帝的江南”。

  那也是他們的江南啊。

  再次出現在他們的視線前,已經是30年之后,在整個族群的進化中,“花花”家人再也發育不出一對魚珠。如同非洲草原上的大象,為了躲避他們的砍刀,不再生長象牙一樣。

  茫茫東海,因為少了“花花”家人而顯得空蕩蕩。

  “花花”不想住在空蕩蕩的水世界。

  誰說大海取之不盡用之不竭?一個族群的消失,并不意味著新的族群又將輪番上場。除非把地球上那些貪贓枉法、濫殺無辜的貪欲者,統統輪回為新的魚類,在“拖網”的圍追堵截中,演化為新的漁業線。

  而太陽依舊升起。

  某一天,太陽也暗自落淚。

  那也是他們的太陽啊。

  第四章2018年:海鷗的一封求救信

  海鷗最大的希望是,能夠正常的老死在一片白云之下,一朵浪花之中。

  南太平洋,到處都有他們的殺伐之聲。

  走過水底的群山涉過萬川,誰是漏網之魚?

  “我是一只海鷗,你就叫我歐歐吧”,我引吭高歌的時候,南太平洋上,沒有鳥類敢于出聲。

  2018年夏天的一個早上,澳大利亞悉尼一位初中生醒來之后,看到窗臺上灑下了一泡白白的鳥糞。之后連續三天,這個中學生醒來后都能看到這樣污穢的東西。于是,他決定早點起來,找出元兇。終于,他發現了一只頭上套著塑料圈而不能張嘴吃飯的海鷗——歐歐,幾經折騰,無力地趴在小男孩的眼前。

  “我聰明,我努力,歐歐用這種方式發出求救信號”。面對同類,“歐歐”不無僥幸。

  “歐歐”又得以出沒在浪濤之間,每天叼食著小魚,哺育自己及下一代。而更多因為誤食了塑料衛生棉、吸管、橡皮、塑料袋、塑料瓶等海洋生物,就沒有“歐歐”來得幸運了。

  “歐歐”家人從北往南飛行,最鐘情的休憩地,是波濤洶涌的南太平洋,說變就變的個性,讓世界上大多數漁船望而卻步。

  于是,便留下了屈指可數的風和日麗的午后。

  他們的午后!

  “歐歐”看到了世界上所有塑料垃圾,最后都會被洋流集中在太平洋上,筑成漂浮在大洋上、比美國大陸還要廣大的“塑料王國”。

  他們的王國!進入這里的海洋生物,不是被活活餓死,就是被活活困死。

  更微妙的傷害來自碧波蕩漾的浪花之中。

  他們每天都在使用牙膏,以及沐浴露、洗頭膏之類,為了使這些家化產品更有耐力,廠商在里面添加了一種耐磨物質,叫做“塑料微!。地球上80億人民夜以繼日地將洗滌廢水最終排向大海,那些細小得連肉眼都看不見的“塑料微!,紛紛進入了海洋生物的腸胃里,這還不是最后的歸途。通過食物鏈,再返回到他們的血液中而瘋狂舞蹈。研究者說,他們的血液里一旦幾十年累積下這種“塑料微!,血液會被吸干,心肺將變成一塊硬石。

  而硬石不是燈塔,硬石終將沉入水底!

  這是2018年的一個秋天,最早毀壞海洋生物鏈的歐洲人集聚在一起,商議將這種情況稱為“海洋PM2.5”,與城里的霧霾歸為同類項。

  他們正在救贖。

  “歐歐”并不知曉他們。

  “歐歐”的壽命極其短暫。

  “歐歐”的翅膀隨時都會折斷在西風帶慘烈的浪濤中。

  而“歐歐”的后代因為海洋塑料垃圾的不斷擴大,必將隨時被他們活活困死或餓死。

  “歐歐”不想住在空蕩蕩的水世界。

  “歐歐”最大的希望是,能夠正常的老死在一片白云之下,一朵浪花之中。那一個屬于自己的午后,只有一根羽毛騰空而起,化為海上的一道光線,留給他們一個遙不可及的念想吧。

關鍵詞:

編輯:郭芬芬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帖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国际麻将胡牌图解 招财鞭炮技巧 (-^O^-)MG丧尸来袭游戏规则 三肖中特期期精准免费 (★^O^★)MG守财奴app (^ω^)MG女巫宝藏如何爆大奖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网时时彩免费人工 (*^▽^*)MG罗曼诺夫财富爆分打法 (*^▽^*)MG探陵人_正规平台 中国福利彩票2019129期开奖号码 最新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快3 - 一定牛 赛马会cc赛马会net (★^O^★)MG幸运狮子_官方版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(-^O^-)MG招财鞭炮怎么玩 (*^▽^*)MG篮球巨星送彩金